本站首页 佛教常识 法师开示 般舟行法 佛法视频 佛教经典 佛教故事 爱心放生 法宝结缘 下载中心 佛教问答
 
当前位置:首页 > 般舟行法
如意魔女——《十法界不离一念心》
发布人:管理员 发布时间:2020-02-02 浏览次数:162
如意魔女 以后她修行就有了神通,常常各处去救人,不过不教人知道是她救的 我今天晚间想起这个如意女来了。她是周朝的一个鬼,被雷劈了;她又修成一种魔术,雷也没有法子打她了。那么她就各处去作怪,然后就遇到我了,她要皈依三宝,现在是改邪归正了。这要是说起来啊,可以写一本书。现在你们不要怕她了;她即使来到这地方,也不会害人了。 在二十七年以前,大约是在中华民国三十四年(西元一九四五年)二月十二这一天,我在东北周家栈这个地方,有一个“道德会”。道德会,就是讲道德的地方,天天都讲演。这个会上有我几个皈依弟子,所以每逢从那儿经过的时候,我就到那地方住几天。 住几天就遇到一个不知姓什么的批八字的先生。怎么叫批八字呢?就是你年上两个字,月上有两个字,日上有两个字,时上又有两个字。他给人批八字批得很灵的,他就给我批,他说:“喔!你啊!应该去作官去,怎么来出家了呢?你若作官,会作很大的官。” 我说:“官怎么样作呢?我都不会,也不知道怎么样作官,怎么可以作呢?我会作和尚,所以我现在出家。”他说这个太可惜了。这是在周家栈,这个批命的他这么给我批。然后又看我的手,他说:“噢!你这个手,最低限度,你可以中一个头名状元。” 我就说:“现在我连最后那一名都中不了了,还中头名?”然后他又细看说:“哦,你啊!今年是走运了!今年你有吉祥的事情!” 我说:“有什么吉祥的事情呢?”他说:“过下个月初十,你就和现在不同了。” 我说:“怎么样不同法呢?”他说:“以前一千里地以内的人相信你,过了初十之后,一万里地以内的人就都相信你了。” 我说:“这个怎么会这样子呢?”他说:“到时候你就知道了!”那么说完了这话,我又住了两天。大约是二月十四、十五的样子,我就到那个镶白旗四屯。镶白旗四屯有我的皈依弟子,叫夏遵祥,他那年已经六十多岁了。他家里有三十多口人,种了很多地,可以说是个财主。在那一个乡下,他是最有钱的。那么这个老人从来也不相信佛,什么都不相信,等见着我来了,他就相信,要皈依。不单他一个人要皈依,全家都要皈依,所以他全家就都皈依我了。以后我每逢到那个地方去,就到他家里去住。他家里三十多口人,我一去,都高兴得不得了。在那住了大约有十天的样子,就又有七、八十人都皈依,大约是七十二个人也都来皈依。 皈依之后,等到二十五这天,我就坐着夏遵祥他家里的车到双城县去,他家里离双城县有七十多里路。这车要一早晨三点多钟就开始走。 这时候虽然说三月间,正是冷的时候,冷得不得了。这个赶车的人和跟车的人都要穿着皮衣、皮袄、皮裤,戴着皮帽子。我呢,那时候是很穷的,穿的衣服就三层布,这一个衲袍是三层布,穿的裤子也是两层布的裤子──夹裤;穿鞋是穿鞋,没有穿袜子。就穿罗汉鞋,有窟窿的那种鞋,没有穿袜子。一早这车就走了,我坐在车上边。我戴着个帽子,也遮不住耳朵,那是一个合掌巾,那种帽子就好像人合着掌那个样子的。你们看见济公戴的那个帽子,就那个样子的。 坐在车上,七十里路,从三点钟大约坐到一早七点钟吧。到了城里了,天也光了。这赶车的老板和跟着车的人呢,心里想一定会把我冻死在车上,因为穿的衣服也少,又在这车上。他们都坐坐车,下来跑一跑,因为不跑就冻得不得了,一定要下来活动活动。我在车上,由一出门口,就坐在车上。到双城县的东门外,把车停住了。我从车上下来,这个赶车的一看,“哦!还没有冻死他!”他以为我一定会冻死。 二十五这天我到双城县。有一些个善友,有一些个护法居士,我到他们家里去,也住了十多天。等三月初九又回到镶白旗四屯,回到夏遵祥的家里。他就告诉我了,他说有一个夏文山,他有一个女儿,就是在我打皈依的时候一起皈依的,她最近有病了,病得很厉害,六、七天不吃东西、不喝水,也不讲话,就很大的脾气,发脾气要打人的样子。等到初九这一天,她的母亲就来对我讲,说:“师父啊!我这个女儿啊,皈依之后没过几天,她就病了。病得很厉害,她也不讲话,也不吃东西,也不喝水,天天都瞪着眼睛,把头栽到炕上,也不讲话,不知道她这是个什么病?” 当时我就对她讲,我说:“我也不会给人治病,她什么病,你问我是不行的。现在我有皈依弟子叫韩岗吉,他是开五眼的,能知道人的过去未来,前生是怎么回事,他也知道;你今生什么事情,他也知道。你问他去。”那么她就问这个韩岗吉。 这韩岗吉也是在我到双城县,二十五号以前的时候他皈依的。他皈依的时候,本来我不收他。为什么不收他呢?因为在我没出家以前,他和我是很好的朋友,在道德会上是同事。因为他开眼了,我出家之后,他见到我,他开眼一看,他说:“原来你生生世世都是我的师父来着!”所以就要皈依我。 我说:“我不能收你做徒弟,我们本来都是老朋友来着,我怎么可以收你做徒弟呢?”他说:“不是,我自己现在知道我自己……。”他说如果我不收他皈依,这一生他就要堕落了。说这话之后,他就跪在地上不起来,一定要皈依。我就一定不收他。 经过大约有半点多钟,时间不太长。我就问他,我说:“皈依我的人,都要依教奉行。你现在这么大的本事,又知道过去,又知道未来,又知道现在,那么你知道是知道,你会不会有一种贡高的心,不听师父的教训?”他说他一定会听的:“师父!您教我赴汤我就赴汤,教我蹈火就蹈火。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!”就是到了滚水里头去,那有一锅滚水,师父您教我去,我就跳到那滚水里去,煮熟了也不要紧,这叫赴汤。蹈火,那有一堆火,您教我到那火上走,我也要去的。 我说:“真的?可是真的啊?你不能将来我有事情教你做的时候,你不干啊!”他说:“无论什么事情,师父您教我做,我一定做的,就算有什么危险我也不怕的。”那好啦,于是乎在这七十二个人里头,他也就皈依了。 那么这一次我就叫他,我说:“你能给人家看病,现在我这皈依弟子有病了,你给看一看啦!”他就坐那儿一打坐,这么一观想,这要作观想的,这一观想,哦!看他面啊,就吓得那个样子,不得了了,就害怕了,告诉我:“师父!这个事情不能管的!这个事情啊,我无论如何管不了的!”我说:“怎么样子?” 他说:“这个是一个魔啊!这个魔啊,可太厉害了,她能变化人形,啊!能变成人形,在这个世界捣乱害人,这个魔才厉害呢!”我说:“怎么那么厉害?你说一说看。” 他说这个魔是周朝的一个魔。周朝那时候她是一个鬼,因为她不守规矩,就被一个有道行、有神通的人,用雷把她劈碎了。但是她这个灵性还没有完全散,所以以后她又聚回到一起了,又变成一个魔。现在这个魔,她的神通特别大;她能飞行变化,忽然就没有了,忽然又有了。 他说她因为被雷劈过,所以以后啊,她就又修成了,她炼一种法宝,这种法宝呢,是专门避雷的。这法宝是什么炼的呢?就是那个女人生小孩子,小孩子初初生出来外边的那层皮,那层包小孩子的皮。她用那层皮修炼,炼成一个帽子,这么一个黑帽子。她把这个帽子戴到头上,什么雷也打不了她了,雷因为怕污秽的东西。 西方人认为雷是没有人来支配的。普通的雷可能是没有人支配,但是有一种特别的雷,就是有一种神,用雷来惩罚世间的妖魔鬼怪的。她炼成这个帽子,这个雷就劈不了她了。她又炼成两个法宝,就是两个圆圆的球。她用这个帽子,若给人戴上她这帽子,这个人哪,灵魂就会被她捉去了,就变成她的眷属了。那么她这个球,如果打在人身上,人就会死了。就这么厉害。 所以这韩岗吉看出来,她是这么厉害的一个魔鬼,就告诉我,说:“师父啊!这事情不能管的!”我说:“那不能管,这有病的怎么办呢?”他说:“这个有病的,那一定死的!没有办法的!” 我说:“死?怎么可以的!她若是没有皈依我,当然我不管。她上个月二十四号皈依我的,还没有那么久。”当时皈依我的时候,我就教那一班人念〈大悲咒〉。我说:“你们每一个人都应该学〈大悲咒〉,将来会有用的。遇到什么危急的时候,你念〈大悲咒〉,观音菩萨就会保护着你。”于是乎,他们就有很多人念〈大悲咒〉。 我说:“她若不皈依我,那么这个魔鬼抓她去、不抓她去,我不管。现在已经皈依我了,我就不许可这魔鬼抓她去,教她死。我一定要去管这个事。”他说:“师父啊!那您要去管,我不能去的!我不能跟您去的!” 我说:“什么?你皈依的时候,你说‘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’,现在还不一定是汤,不一定是火呢?你为什么就辞了呢?”他也没有话讲了。没有话讲,想一想就说:“师父!那您要派几个护法保护着我。”我说:“你不要啰嗦了!跟着走就是了。你啰嗦什么呢?”那么他听我这样讲,也不敢啰嗦了,就跟着我去了。去到那地方,这个有病的人,头冲着床下,栽到这枕头上,屁股就撅起来这么样子,很难看的。但是很大脾气,眼睛瞪着有牛眼睛那么大,尤其看见我,更不高兴。
鲁ICP备10206032号 版权所有 普光明楼
(明寂师等四众弟子) QQ:406311480     后台管理